博联文库-免费在线文档学习分享平台

 

博联个人数字图书馆  博联在线文档学习分享平台

“天下第一村”的成功之道 ——华西村考察报告

总页    商务专区    经验材料    “天下第一村”的成功之道 ——华西村考察报告
    提到江苏省的华西村许多同志并不陌生。
    美国出版的《重新发现中国》一书,称华西村是“中国的新加坡”;
    日本朝日电视台则把华西村称为“天下第一村”。
    原国务院总理李鹏视察华西村时欣然挥笔题词:“华西村,中国农村的希望所在!
    华西村经济社会发展走在全国农村前列奥秘何在?是该村的独一无二的地理条件、区位优势?还是别的原因?2006年9月10日,我们带着疑惑踏进了华西村这块神奇的土地。
    走进华西村,人们无不为这里的现象所惊奇、感动。家家有别墅,户户有小车。穿越华西村中心长廊,四壁图文并茂向人们展示着村内各家各户的资产:大到别墅、轿车,小到供气、鸡蛋,资产是集体分配,村民享有。“共同富裕”在这里并非仅仅是一种理念,看得见摸得着,真真切切。华西的富有,华西的建设都是全国农村一流的。然而让我们考察组一行更为激动的是这里的精神。
    听了华西村党委吴仁宝老书记的报告,看了相关资料,通过走访,我们感到华西之所以成功,关键是坚持了“从实际出发”。他们克服了教条主义,官僚主义、形式主义,60年代就开始抓经济,一届接着一届干,干成了今天的“天下第一村”。
    华西,中国新农村建设的先驱,有很多很多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此次华西之行,由于时间紧促,同时也限于篇幅,本文就着重介绍华西村“从实际出发”的几个亮点,以期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相对于山区来说,华西村的地域是优越的,但应当说,华西村地理环境绝对不是全国最好的,就是与华西相邻的村庄也有穷困的。比如,“前进”村在50年代与华西村同属一个大队的,“分家”之后“前进”村不前进,1988年华西村已经发展为“亿元村”,可“前进”村到年底连村干部的工资都发不出,还倒欠村民6万元。

    “两头一致”的发展思路
    不唯上不唯书,“两头”保持一致,华西走出了别具一格的发展道路。
    翻开史册,我们发现华西的基础并不好。有一首民谣形象地揭示了华西村的真实面貌:“高的斗笠帽顶,低的浴锅低塘,半月不雨苗枯黄,一场大雨白茫茫。”
    五十年代末,正值“大跃进”,头脑发涨者都在放“卫星”,最低亩产万斤。当时华西村的支部书记吴仁宝尽管也报了3700斤,可仍属于“落后分子”,从此以后他不相信玩虚的了。他说,玩虚的假的,沾光的是一些当官的,吃亏的是老百姓。1961年初,吴仁宝带领华西村民开始了平田整地,在全村最穷的孙家基七队蹲了点。
    1964年,全国掀起学大寨运动,吴仁宝带领全体村民展开了重新安排山河的会战,这一番战天斗地,几乎持续了10个年头,硬是把12个自然村落1300多块高低不平的田块,改造成了400多方稳产高产的良田。有人统计过,从1964年到1972年的8年中,吴仁宝和华西村民用29万个人工搬掉了984条田岸,削平了57个土墩,填平了39条废河沟渠,挑走了137万立方米土。而华西村因此又博得了一个“做煞大队”的称号。“做煞大队”换来的是土地平整、道路宽畅、白墙青瓦的新农村和闻名全国的“亩产超吨粮” 先进典型 。大寨成了没有定性的历史之后,陈永贵这一农民典型日渐淡化。但艰苦奋斗精神依然是华西人的财富。吴仁宝曾说,一生最佩服陈永贵这位农民兄弟,就是因为当时的大寨精神给了他和华西大队一个改变村子面貌的榜样力量。在后来一次总结华西村40年发展史时,吴仁宝把当时的战天斗地称为华西发展的“打基础”阶段。这一番战天斗地,让村民们懂得了“人心齐、泰山移”的道理。
  当然,华西人学大寨有自己的学法。富有创造性的村官吴仁宝有自己的独到见解。他想起了20世纪50年代,我们党就提出过“要想富,多栽树”,“要想富,农工富”的口号,毛主席也曾对刚刚兴起的社队企业满怀激情地预言:“光辉灿烂的希望就在这里,泥屋里一定能飞出金凤凰!”于是吴仁宝在开山造田的同时,做起了发展工业的文章,很好地解决了大政策与小现实这一两难问题:他把五金厂办在一片泽地之中,周围林木环抱,与世隔绝。于是,华西村成为农业先进的同时又发展了工业。
    几十年过去了,吴仁宝还不无感慨地说:“当时,办工厂是资本主义,正在批资本主义,怎么好搞资本主义呢?我们偷偷地办了个五金厂,不给外面参观的人看。凡首长来了,我们就把工厂的门锁上,让工人出去干农活,首长一走,就让工人回来加班加点地干。”可以说,吴仁宝以自己农民式的智慧帮助华西村的工业启蒙度过了那个特殊的年代,也为华西村改革开放以后的迅速崛起积累了原始资本。这种原始资本,不仅仅包括资金方面的积累,更重要的是农民观念上的转变,以及产业工人的培养。于是,当苏南乡镇企业异军突起之时,华西村已经在跑道上独自奔跑了一段距离,从一开始就获得了先发优势,从一开始便比别人站在了更高的台阶上。
   对此,华西村的领路人吴仁宝说出了当年先见之明的大道理:“作为基层领导,要创造性开展工作,就要吃透党和国家的方针政策,吃透本地工作实际。两头吃不透,就会吃夹生饭。同时,要一手抓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同各级组织保持一致,一手抓同人民群众保持一致”。
    老书记吴仁宝还说,如果同上面不保持一致,单单同老百姓保持一致,实际上你最终不能同老百姓保持一致,如果你不同上面保持一致,上面不要你了,把你撤掉了,你没有办法为老百姓服务。如果“两头”都不保持一致,这是一个危险的干部,迟早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吃透两头,两头一致带给华西的,是先人一步的行动,超人一分的理解,胜人一筹的业绩。 
    1979年,全国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吴仁宝却提出了一个调整产业结构的方案:全村500多亩粮田由30名种田能手集体承包,绝大多数劳动力转移到工业上去。这一做法遭到四面八方的议论和非难,有人甚至指责华西不分田是极“左”,是“思想僵化”,是“不合时宜”。
    一些同志对此不理解,华西为什么不分田到户?可吴仁宝书记有自己的道理。他认为,不分田到户也是听中央的,因为当时中央讲“宜统则统,宜分则分”。他说,中国人喜欢搞“一刀切”,搞“一刀切”是搞不成的。他就不想做形式主义的先进,如果想做那种先进,当年就分田到户了。
    吴仁宝并非感情用事地对着干,他的决定是做过调查的。
    “华西每人只有4分田,如果人人都种田,只有聪明一点的人才能吃饱肚皮。”这是老人们的声音,他们深知土地能给他们带来什么。  
    “分田到各家各户,哪里还称得上专业化?”这是青年人的议论,他们深知规模出效益的道理,认为农业和工业在这一方面没有区别。
    没有分田的华西采用“母鸡下蛋”的办法,陆续办起了以冶金、纺织和有色金属为主的40多家企业,全村95%以上的劳力投入了工业生产。与此同时,通过专业承包,华西粮食亩产年年超1吨,还形成了千头猪、千头羊、万只禽的副业养殖规模。正因为如此,待到全国各地推广土地规模经营、强调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时,华西村已经以自己的实践为全国农村的发展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从今天我们实地考察看来,华西的路确实是走对了,华西虽没有亿万富翁,但华西农民家家有钱了,最少的人家也超过了一百万资产。
    加入世贸组织之后,正当各地忙于铺摊子、搭班子时,吴仁宝又头脑十分清醒地提出,经济过热之后必然会有宏观调控。为此,他在村里提出了新投项目“急刹车”、技改延伸项目“开快车”、现有企业“开稳车”的“三车原则”,并明确规定,华西今后的发展思路,定位为“现有企业为基础,技改延伸找出路”。发展经济几十年,华西确保了“三足”:国家一头,依法交足;集体一头,积累留足;村民一头,保持富足。

    独特的思想工作方式
    华西村的思想工作很独特的。根据农民重实在的特点,老书记摸索出一套看得见,摸得着,农民喜闻乐风见的教育方法。
    对干部的廉政教育就很有特色。华西村标志性建筑“金塔”南大门前树立着一块巨幅标语:“家有黄金数吨,一天也只能吃三顿;豪华房子独占鳌头,一人也只占一个床位”。 门口一牌匾上书“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有福民享,有难官当”。这几则语录均出自中国最基层的干部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之口,字数虽不多,但其朴素的哲理却着实震憾了大家,至今难以忘怀。
    这里的教育没有停留在表象上。吴仁宝一直坚持“三不”:一是不拿全村最高工资,二是不住全村最好房子,三是不拿全村高额奖金。华西人驻第五代别墅时,吴仁宝仍住在第一代房屋;华西人领奖金时,吴仁宝将历年获得的5000万元奖金全部当作红包发给了村内的老老少少;吴仁宝家26人做村干部,却没有1人享受着哪一方面的最好待遇。在吴仁宝的影响下,华西的党员干部自觉奉献,一切为人民所想,一切为人民而干,把群众满不满意作为身体力行“三个代表”思想的重要标准。
    对村民的教育也是独树一帜的。吴仁宝编写了老百姓容易接受的教材。如,说到家庭和睦教育,就编出了“一村出了好嫂嫂,全村姑娘都学好;一村出了吵架精,跳进黄河洗不清。”说起共同发展共同富裕,就说“十穷加一富,再富也不富;十富加一穷,穷也不算穷。”

    与众不同的用人之道
    华西30多个正副书记,其中,有5个是老书记吴仁宝的子女。有人说吴仁宝搞家族制,子女全是“官”。然而,实际上,这正是华西的用人大胆而独特之处。华西坚持举贤不避亲,举亲不避嫌。用人少疑,疑人少用。老书记的子女,数十年的工作,群众公认,上级党委对他们信得过。华西村两委班子思想非常解放,但对干部是严格要求的,有良好的制约机制。老书记五个子女当上了村官并非意味着可随心所欲。华西村搞的是“一村两制”,即村民可以搞集体,也可以搞个体。但干部不能搞“一家两制”,更不允许“一人两制”。否则,丈夫在企业当厂长,妻子开饭馆,丈夫厂里经济交往的客户都引到这个饭馆吃饭,吃一百,付一千,甚至不吃也付钱,集体的“肥水”就不声不响地流进个人的“田”;父亲在厂里搞供销,儿子却搞个体加工,父亲联系到好的业务,很可能给儿子做,结果是“富了和尚穷了庙”。华西建村到现在,有过6任主办会计,吴仁宝一家没有谁担任过主办会计。华西的帐,从1961年开始,都可以翻出来查。凡是要求老百姓做到的,老书记一家首先做到,要求老百姓不做的,老书记一家首先不做。
    吴仁宝对自己和家人要求特严,近乎苛刻,可对其他人才的待遇却是特别的优厚,因此华西还引来了“教授村民”。当年西安交通大学39岁的程先敏来到华西村,不敢求多少报酬,唯一的要求是能让自己发挥专长。就这样,他留在了华西,并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和令人钦佩的工作干劲,在华西村“造厂”创业中贡献了自己全部的才智。年底,程先敏要回陕西老家探亲,吴仁宝给他3000元钱,并说:“你一个月拿300块工资是亏的。”老书记的一句话,让程先敏十分感动,他知道,那时候华西村一般的干部和企业管理者也就一个月拿100多元工资。
  第二年回家探亲时,程先敏正在收拾行李,村上的会计扛着一只麻袋进门告诉他,那是老书记让送来的。程先敏打开麻袋,惊得半天没合拢嘴巴,麻袋里,是一捆捆崭新的10元钞票,总共有5万元。上世纪80年代,万元户都还稀罕,年薪5万元,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回过头看,从另一角度讲,吴仁宝的“家族制”说明,当了48年书记的吴仁宝,非常热爱家乡。按照吴仁宝五个子女的条件,按理完全可以到外面发展。可他全家26口人全部留在华西当农民。
    自1961年建村以来的40多年时间里,华西人凭着实事求是,走过了 “七十年代造田”、 “八十年代造厂”、“九十年代造城”的历程,实现了由温饱到小康,以至现代化的跨越!
    近几年来,华西的“一分五统”的扩村计划已成功地将周围16个村庄纳入了共同发展、共同致富的轨道。如今,大华西3万人实现了“基本生活包,老残有依靠,就业促勤劳,小康步步高”。
    华西人走出了一条具有自身特色的实事求是的发展之路,使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在华西村得到了成功实践。中央四代领导核心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分别称华西为希望之地、共富之地、幸福之地、不简单之地。

    作者:林平
2017年10月15日 15:44
浏览量:0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