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联文库-免费在线文档学习分享平台

 

博联个人数字图书馆  博联在线文档学习分享平台

心里装着百姓的移民干部

总页    商务专区    经验材料    心里装着百姓的移民干部
    说移民是天下第一难,一点也不为过。
    历史上,多少次移民无不是让人背井离乡,而背井离乡,又往往与妻离子散连在一起。
    几千年的农耕积淀,凝成农民深厚的故土情结——龙窝不如狗窟,月亮也是故乡的明。
    尽管当今的移民是在改善生产生活环境的前提下进行的,但真要迈出离乡别土这一步也是很不容易的。这关系到新老观念的碰撞、习俗的改变、利益的调整、亲情的牵挂……
    上对祖先,下对子孙,在短短的时间内要作出事关家族命运的抉择,其艰难可想而知。
    滩坑电站库区移民成千上万,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安置,即使在同一个乡镇安置,具体情况也是不同的。谁去远的,谁去近的?谁先去,谁后去?面对这些问题,我们的移民干部怎么办?
    移民工作,没有现成的答案。计划经济时代的做法不适用于现在;外地的经验不可能照搬。
    上哪里找答案呢?还是听一听我们土生土长的库区乡镇干部面对天下第一难的故事吧。
    2003年7月,盼望了近半个世纪的滩坑电站,终于迈出了从构想走向实施的第一步。于是库区乡镇干部肩上有了两副担子,既要开展日常工作,又要完成移民工作这项特殊使命。在乡镇工作了23年的大顺乡党委书记沈立荣是个出了名的拼命三郎。别看他一米七八的个头,但“本钱”并不大。1997年得了慢性迁延性肝炎后,医生嘱咐要吃好、休息好,不可饮酒。可自从移民工作开始后,他把医生的话抛在了脑后。2004年10月他腰疼得不行,一查又发现得了腰椎间盘突出症。就是这样一副身躯,还硬顶着繁重的移民工作,一两个月也回不了一趟家。
    乡镇干部大多来自本乡本土,知根知底,比较容易找到难题的症结。然而,与移民非亲既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处理问题也就颇费心思。大顺乡第一动迁年,移民指标为市内五百人,市外两百人。假如多数人想去市外,那问题就无法解决。沈立荣的老家就在大顺乡高沈村,熟悉乡情的他早在宣传发动阶段,就知道炉西坑村的支书张顺治是个很关键的人物。炉西坑是个大村,移民数占了大顺乡第一动迁年移民总人口的半数以上。支书的头带的不好,那全村的工作就无法开展。可真要他带头,也很不容易。张顺治三兄弟都属于移民。70岁的母亲患病多年,离婚的弟弟拖着9岁的儿子,还有一个弟弟尚未婚配。让他最为牵挂的是同母异父不同村,42岁尚未娶妻的哥哥陈仕元。于是,沈立荣就决定以减轻张支书压力为工作的切入点。不属于移民的陈仕元与沈立荣是同学,沈立荣为他成亲的事花了不少心思。在陈仕元办喜事的那天,沈立荣邀上一班同学凑了六千多元去喝喜酒,并约法三章陈仕元不得回礼。坐得满满的两桌同学,都在机关单位上班,着实让陈仕元露了一回脸。沈立荣还到县残联为张顺治的母亲争取了资助款。张顺治妻子生病了,沈立荣又请炉西坑村挂钩联系单位县卫生局专车将她接到县医院看病,还减免了药费。这一切都让张顺治深为感动。
    移民外迁的指标一下来,安置地的选择成了村民的热门话题,大家一双眼睛都盯着村干部。身为支书的张顺治自个落泪,暗暗叫苦。如果选择去市外永康,则担心沈立荣工作无法做,那段时间,张顺治的心里总过不了这道坎。一连三天,夫妻俩都来到沈立荣的办公室诉苦。沈立荣耐心地对他说:“迁出地条件与安置地相对应是原则,不能改变。你作为支书应当带头。”听了沈立荣的话,他默默无语回去了。后来,碍于兄弟情面,张顺治又来求情。他说,我三兄弟有一个能到永康也就满意了。退一步讲,如果永康对接的指标有人不去,给他兄弟一个也行。人心都是肉长的,沈立荣说,想到同学兄弟这样的家境,差点动了恻隐之心。后来,永康果然多出了两户名额,可沈立荣考虑再三,还是没有给。知道此事后,张顺治想不通,觉得沈立荣的工作也要村干部支持,况且自己的老大与他还是同学。张顺治找到沈立荣说,既然你不管我,那我也不干了。牢骚归牢骚,毕竟是村干部,气头过后,张顺治对兄弟们说,沈立荣对我们的帮助也不少了,移民是原则问题,我们别再为难他了。就这样张支书开始做乡亲们的工作,很快村里的移民工作全面动了起来。
    炉西坑村委主任季必兴是个见多识广的汉子,与沈立荣亲戚加同学,情同手足。移民工作开始后,因肝病戒酒五六年的沈立荣又开戒了,时不时与季必兴喝上一两杯。
    一天酒过三巡,沈立荣提起了移民的话题:
    “必兴,炉西坑移民的事就拜托你了。”
    季必兴把杯一举:“把酒喝了再说,今天哥俩喝酒不谈公事。”喝着喝着,沈立荣声音渐渐轻了,脸色黑乎乎的,腰也挺不直了。见此状况,季必兴放下杯子,说:“立荣,别喝了。”“喝,你不是想跟我喝酒吗,今天就喝个痛快。”一边喝一边直冒冷汗。        
    “兄弟, 不能再喝了。”
    “兄弟,我呆过7个乡镇,今天自己家门口的事都解决不了,喝酒还服输,我还算什么汉子。”
    “兄弟,我服你了,我去还不行吗?”说着季必兴夺过杯子一干而尽。
    农民就是这么淳朴,尽管喝的是普通的农家酒,可是只要你尽心了,事情也就好办了。
    沈立荣宁伤身体不伤感情,感动了季必兴。季必兴去遂昌一趟,认真一了解,知道安置地酿酒、熟食两行还是空档;元立集团是上市公司,当地打一天工能赚多少钱,都摸得一清二楚,乡亲们听了他的分析后,很快报了名。
    沈立荣不顾身体忘我工作,常让家人担心。患慢性迁延性肝炎的沈立荣常常手脚酸痛,晚上睡不好觉,脸色越发灰黑。一天,妻子看到沈立荣回到家有气无力的样子,忍不住数落开来了:“你的命不是你一个人的,想想我们家,爸75岁了,妈也70岁了,高血压,还有中风症,弟弟身体又不好。你再累倒了,我怎么挑得起这付重担。”说着就哭了起来。父亲听到儿媳的哭声,老泪纵横,发话了:“儿啊!你总要先把老俩口养过世。”父亲此言一出,刚强的沈立荣鼻子一酸,背过身去泪水夺眶而出。他深深地感到内疚,觉得愧对爷娘、妻儿。
    圭背行政村,永康安置指标只��73人,后来竟有110人报名,大大超标。乡里决定用古老而公正的抽签办法决定去留名额。可就在沈立荣母亲70岁生日的前一天,有人因“带三不带四”的计划生育政策,不能往市外迁,情绪很大,火冒三丈赶到乡政府,埋怨村里有人顶他。沈立荣告诉他没有人顶。“既然无人顶,那就是你沈立荣成心为难我?”这人撂下话径自走了,回去之后,即呼亲唤友,准备到乡政府兴师问罪。沈立荣一方面组织乡里班子成员在路上劝阻,预防事态扩大,一方面请当事人在城里经商较明事理的兄弟回来做工作。经过多方努力,终于解决了难题。
    沈立荣对移民情况了如指掌,永康市来复核移民资格时提出30多个问题,他对答如流,被永康市长喻为“活字典”。
    由于工作方法对头,抓得及时,大顺乡成为全县库区建房人数户数最多,建房比例最大的乡。市委书记楼阳生到大顺乡视察调研时,对他们的工作予以充分的肯定。
    在评选全县“先进移民干部”时,大家一致推选沈立荣,但他却谢绝了。
    滩坑电站渤海库区是一片浸透前辈热血的红土地。自从1935年刘英、粟裕率领红军挺进浙西南,在畲乡播下革命火种以来,渤海这块古老的土地就有许多仁人志士投身革命。有的还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沈立荣的堂叔沈余丰烈士就是其中一位。沈立荣的父亲沈斯松也是一位地下交通员。在全国人民为翻身作主而高兴,为美好的生活而努力的时候,渤海又有一批优秀儿女奔赴朝鲜战场,血洒异国他乡。
    谁说当今的干部战斗力不强?谁说现在的党员缺乏凝聚力?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英雄。滩坑电站建设足以证明我们的干部越是在艰难的时候越能体现共产党员的本色。沈立荣就是移民工作中涌现出来的一位先进人物,象他这样的党员干部,还有很多很多。
    除夕前5天的夜间9时15分,库区旦水村山石崩塌毁坏民房,渤海镇干部蓝光训闻讯立即起床披衣搭乘摩托,仅用了10分钟就赶到现场,连夜安排6户受灾村民撤离险区,次日天一亮又在现场冒险组织处理事故善后事宜。女干部王爱青负责涉及渤海镇1500位移民的十余种表册,经常加班加点,有时甚至到深夜一二点。
    陈村乡党委副书记王世忠,父亲住院一个多月,他一直未去陪同;书记李加兴的岳父去世前很想见女婿一面,由于整天忙于移民,以致老泰山抱憾而去。
    金钟、外舍乡干部在当地发生山林大火时和村民一起奋勇救火,直到深夜,第二天照旧坚持下村走访移民。
    如今许多乡下人的幼儿都送到城里养育,可金钟乡的严小红为集中精力移民,却提前断奶,将小孩托付给乡下年迈的父母。
    ……
    有多少移民,就有多少动人故事,说也说不完。
    相见时难别亦难。
    我们相信父老乡亲将忘不了这段如歌的岁月。
    移民干部面对“天下第一难”的动人故事,又一次印证了这样一个道理:无论工作多么艰难,只要心里时刻装着百姓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作者:林平
2017年10月15日 15:43
浏览量:0
收藏